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江卫生监督

欢迎来访!欢迎对卫生监督工作提出建议、意见、批评、咨询!!

 
 
 

日志

 
 
关于我

望江县卫生局卫生监督所为县卫生局直属行政执法机构,副科级全额拨款事业单位。该所2005年初被批准成立,内设办公室、环境卫生与职业放射卫生监督科丶学校卫生监督科丶医疗卫生监督科丶稽查科丶宣传培训科丶技术信息科7个科室,下有1 个高士分所。同时在县行政服务中心设有“卫生窗口”。目前在职在岗职工13人,其中中级职称5人,初级职称6人,卫生监督员13名(其中卫生局2名),卫生监督专用车辆1辆,现场快速监测设备5套,工作用房面积300平方米左右。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经验与教训】信阳农村三千别墅卫生室困局(转自12月15日健康报网)  

2011-12-15 09:15:27|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信阳农村三千别墅卫生室困局

2009年,河南省信阳市按统一标准在全市农村兴建近3000栋别墅卫生室。这些以政令式强推让村医们举债修建的别墅卫生室,如今让信阳市数千名村医倍感还债艰难。
  不仅如此,官方承诺的奖补标准各地有别,还有部分资金至今仍未到位。而村医们自筹资金修建的卫生室,产权归属也一直未有定论。
  别墅卫生室确实改善信阳市农村医疗硬件设施,但也严重挫伤了部分贫穷村医的积极性。迫于生存压力,不少村医甚至产生改行的想法。村医们担心,一旦他们因偿还建别墅卫生室的债务压力而弃医成风,必将严重冲击整个信阳市的基层医疗体系。
  河南省政府上月底亦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实施意见》,称将对全省的村医实行新的补助、补偿政策,估算每所村卫生室每年基本收入至少有2.1万-2.5万元。但这个全省的举措,对建别墅卫生室欠下数万甚至十几万元巨债的信阳村医来说,显然难解燃眉之急。

 
  抗八级地震,功能齐全


  村医胡秀丽成了名人。从2008年10月她的“别墅卫生室”建成起,时常有人来胡秀丽这里参观考察。胡秀丽的名字,屡屡见诸报端。
  就连因禁酒令闻名全国的信阳市委书记王铁等官员,也亲临胡秀丽的“别墅卫生室”视察过。而王铁“三次用力地跟胡秀丽握手”并鼓励她“好好干”的镜头,似乎是这位主政信阳近九年的最高级官员“对信阳村医的最大鼓舞”。
  在信阳市平桥区洋河镇周畈村公路边,有一栋朝阳通风、上有采光天瓦、下铺白瓷砖、占地122平方米的独栋别墅,这便是胡秀丽按“标准卫生室”修建的诊所。胡秀丽的“别墅卫生室”连室后小院,共占地300平方米。室内分诊断室、治疗室、观察室、健康教育室、药房,院内设有处理医疗垃圾的焚烧炉。
  当时平桥区对“别墅卫生室”图纸几经挑选,并对设计提出三点要求:卫生室要坚固,能抗八级地震;用途单一,“只做卫生室,不做医生的家”;功能齐全,各室分开。直到2008年3月下旬,图纸才确定下来。时任平桥区委书记、现信阳市副市长张明春随即召开大会,要求下辖各乡镇按图纸推广卫生室,并且在6月底必须完成任务量的60%。
  但3个月后,各乡镇完成进度不及任务量的30%。张明春再次召集辖区乡镇领导开会,要求持不同意见者“当面锣、对面鼓”地站出来,否则就必须执行。
  张明春还在会上警告,年底不能百分百完成任务的乡镇,就说明一把手丧失了基本的工作能力,要“把书记的帽子摘了给乡长”。到年底,平桥区各乡镇百分百完成了任务。按平桥区当时专门核算的结果,一栋别墅卫生室的工程造价在12万元左右。
  胡秀丽获得了村里无偿提供的地皮,共花15万元建好了“别墅卫生室”,但她同时获得了政府提供的5万元补助和奖励资金。
  平桥区正是采取区财政以奖代补、村医自筹、成功人士捐建等多种筹资方式,在全区200多个行政村建起了“别墅卫生室”。不仅如此,平桥区的800多名村医还获得了政府提供的医疗事故保险和养老保险,并且被送到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脱产培训3个半月,学费和生活费都由区里“买单”。用张明春当时的话说,“我们最终的目的,是建成村、乡、区三级医疗保障网,让每一个群众有病随时能看、随地可看,都看得起病。”


  “农村医疗卫生的一场革命”


  平桥区强化村级标准化卫生室的建设,引起信阳市委书记王铁的重视,连河南省和卫生部高层也对其表示肯定。建村卫生室应有长远眼光,王铁认为高标准就是最大的节约。他向全市推荐平桥模式,百姓只要一看到这样的房子,就知道是村卫生室。
  信阳市决定把平桥区作为样本推广村卫生室建设经验,年内新建、改扩建3042所村卫生室,达到“一村一室”(一个行政村有一个村卫生室)的建设目标。按当时的官方公告,信阳市还提出了“提前1年完成省定目标,提前2年完成国定目标。”就在2009年4月22日,信阳市委办公室、市政府办公室联合发文,要求各地把村卫生室建设纳入重要日程,建立月报制度,强化督导指导,建立奖惩机制,确保目标实现。
  王铁在信阳市随即召开的动员大会上表示,建设好村卫生室,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重要内容,是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需要,能够检验各级政府为民办事的能力。
  王铁指示,“上半年,全市各县(区)都要按平桥区村级卫生所的建设,坚持一个不能少、一个不能变、一个不能差的‘三个一’标准,把村级卫生所建成信阳的一道亮丽风景线。”“健康是最大的民生”,王铁希望“让信阳的百姓看到这样的建筑就能联想到村医”。他表示,已建好的卫生室就不要再建,不能重复浪费。
  虽然与信阳市相距近300里地,但新县沙窝镇熊河村卫生所的村医潘中福,也深刻感受到了“全市执行修建别墅卫生室的力度”。当时在新县的动员大会上,新县县委书记詹玉峰向全县村医承诺,县乡财政补助给村医4万元钱,其中县财政出3万元,乡财政出1万元。詹玉峰发表电视讲话鼓励全县的村医,“你们借点、贷点、欠点,别墅卫生室就可以盖成了。”
  潘中福很清楚,“当时非常严,哪个乡镇,有一个村不建别墅卫生室,不仅乡长和书记都要免职,就连村支书和村主任也要免职。”
  虽然政府有补助,但是很多村医还是没钱建别墅卫生室。潘中福说,当时有村医就哭了,不少村医夫妻为此吵架。但若不建,他们就不能做村医了。
  新县地处大别山腹地,跟信阳市下辖的商城县、光山县、淮滨县、固始县,同属国家级贫困县。一个农村家庭一次性拿出一二十万元,很不现实。而且这么短的时间内拿钱建别墅卫生室,潘中福认为确实太难为他们了。
  时任信阳市卫生局局长、现信阳市政府秘书长李第民表示,“一开始就确定了政府主导、多方筹资的思路。明确要求:‘一个都不能少’,覆盖率100%。”官方数据显示,信阳市在2009年统一标准建村卫生室2807所,仅按平桥区图纸建设的就有2709所。
  在李第民看来,“当初的设想就是一定要高标准建设。如果标准太低,拆拆建建,就是最大的浪费。”新华网也刊登王铁的署名文章《以“四家工作法”创新群众工作新机制》称,“针对农民来信反映村级卫生所‘不卫生’的问题,在全市3042个行政村全部建起标准化村卫生室。”
  王铁在这篇文章中认为,“由财政出资对近万名村医脱产轮训,带来了农村医疗卫生的一场革命。”


  信阳乡村最好的房子是卫生室


  平桥区因起步早才被定为标杆,这就意味着并不是信阳市的每个村医都跟胡秀丽一样,能获得5万元补助和奖励资金。潘中福的家与他的诊所仅一路之隔。他的家是一栋白色的两层楼房,斑驳的墙壁显示其年代已久。
  按官方规定,所有村医必须要到信阳市统一建造的别墅卫生室办公。就在2009年11月以前,这位1991年就从医的乡村医生,已经在家坐诊18年了。虽搬进新建的别墅卫生室近两年,但他仍习惯于在家“坐诊”。其实是透过大门,看见有人进卫生室了,潘中福才过马路去接诊。虽然潘中福家门前的这条马路,是沙窝镇通往河南省新县县城的要道,但这栋占地300平方米、粉墙红瓦、白檐勾边、铁栏门、罗马柱的别墅卫生室,分外耀眼。
  用李第民的话说,“目前,在信阳市的绝大多数乡村,最好的房屋就是村卫生室。”就是这栋别墅卫生室,让潘中福花2万元钱买地皮,然后找亲友举债20多万元,才最终以25万元的高价完工。还了两年多的债,潘中福至今仍欠债12万元。
  在熊河村的邻村杨畈村,34岁的村医黄勇同样因建别墅卫生室欠债苦不堪言。由于卫生室处于低洼地,黄勇不得不在下面建一层地下室防潮,这样就增加了建设成本。黄勇建别墅卫生室,基本缘于詹玉峰提出的“借点、贷点、欠点”办法。黄勇在卫生室建成后,为减少贷款的利息,只好再次四处举债先还贷款。
  “跟亲友借钱不要利息。”尽管一直在努力还债,黄勇至今仍因别墅卫生室欠债14万元。黄勇有3个孩子,最大的12岁,读初中,“他一个人每月就得400元的生活费开支,两个小点的孩子还在读小学。”黄勇老婆在家务农,没有任何经济收入。即便在省吃俭用的情况下,柴米油盐等日常开销,黄勇一家人每月至少要花费1500元。
  村医们都是半农半医,“好在家里还有田地,可以一边种田一边接诊。”但黄勇只会给人看病,没有另外的经济来源。谈及信阳建“别墅卫生室”时,李第民此前还表示,“如果乡医建设一所卫生所,就可以获得8万元至10万元的资助。”
  但信阳市卫生局给时代周报记者的书面回复中称,政府给新建标准化村卫生室投入4万-8万元,其中省政府补助建设和设备资金各1万元,县区、乡政府以奖代补都是1万-3万元。回复还表示,信阳市2807所新建标准化村卫生室的12948.5万元奖补资金已全兑现,并配备了观察床、诊断床、紫外线消毒灯、计算机等设备67582台件。
  尽管如此,跟信阳市其他地方的很多贫困村医一样,别墅卫生室让黄勇举债返贫。尽管新县财政承诺以奖代补的3万元钱兑现了,但沙窝镇的1万元钱至今未到位。潘中福和其他村医曾找过沙窝镇镇长阮斌讨要多次,两年过去了,他只拿到3000元钱。
  奖补资金未完全兑现,不止是沙窝镇。与沙窝镇紧邻的周河乡以及商城县、罗山县等,时代周报记者在走访中均发现有类似情形。

 
  产权之辩:谁的卫生室?


  “白纸黑字,写清楚。”潘中福至今还记得新县县委书记詹玉峰的讲话,“谁建村卫生室,谁受益,产权就是谁的。”但村里的别墅卫生室,即便自己不做医生了,也不能转为他用。让潘中福疑惑的是,就算给别人用,也只能做卫生室。潘中福打了个比喻,让村医掏钱建政府统一标准的别墅卫生室,产权又不明确,好比让县委书记出钱盖县委办公大楼是一个道理。
  家里实在太困难的医生,只能看着村里的卫生室让有钱的老板出钱建了,然后村医再从开发商手里转租。但不管是村医出钱还是老板出资,信阳近3000栋别墅卫生室的产权都未明确,村医们至今未拿到产权证。
  商城县关庙乡板庙村村医朱耀刚,曾和同乡的另外3名村医在去年9月14日到信阳上访,信阳市纪委书记刘国栋亲自接见他们。朱耀刚反映了别墅卫生室的一些问题,包括政府奖补资金不到位还要缴税、产权不明等。朱耀刚的卫生室一共花了15.5万元,他至今欠债8万多元。县乡两级政府承诺给5万元,最后只给了1万元。而且外墙瓷砖、地板砖和塑钢窗、水泥瓦等材料抵了近3万元,再扣除耕地占用税、建筑营业税的5500元,朱耀刚实际得到的钱远低于5万元。材料比市场价至少高1万元,朱耀刚认为用材料抵政府奖补资金就是强买强卖。
  让朱耀刚不平的是,他建卫生室的地,是用自家的3亩田,跟几户人才换来这块大约500平方米的地。这块地在板庙村小学斜对门,虽然“也是孤山野洼的”,但这块地让朱耀刚成了失地农民。他已经无田可耕,现在连吃的大米都要靠买。朱耀刚对收税表示不满,他认为政府“不该收这个税”。就在那次上访时,刘国栋也明确地告诉朱耀刚“不存在缴税”。朱耀刚认为他已无路可走,“产权不明确,哪一天收走了,我也没办法。”
  信阳市卫生局对此给时代周报记者的书面回复表示,信阳市村卫生室产权按照谁投资、谁所有的原则,投资者根据投资金额共同拥有村卫生室产权。但国家及集体投入的资金和设备归国家和集体所有,集体投资建设的村卫生室产权归集体所有。
  和其他村医一样,朱耀刚认为,“钱是我出的,我是举债建卫生室,至今还没得到产权证,这个卫生室到底算谁的?”


  “俺们成形象工程试验品”


  上世纪50年代的大饥荒,已让信阳人创痛深重。如今如同贫穷困扰着这个拥有5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地区一样,贫穷也一直是信阳市众多村医的痛处。除了种田看病,大部分村医没有别的经济来源。他们常年在家,对村里的老少乡邻们非常熟悉,尤其是对他们的病情更是了如指掌。
  虽然只有34岁,但朱耀刚在村里已行医11年。他对村里的人非常熟悉,“谁身体咋样,我都很清楚”。但朱耀刚现在不想做村医了,自从建了别墅卫生室,他就欠债“陷进来了”。
  就在2009年,关庙乡党委书记崔从枝在全乡建别墅卫生室的动员大会上表示:“同志们,你们的春天来了。”朱耀刚至今仍然“不知道俺们的春天在哪里”。他有两个孩子,大的只有5岁,小的才出生不到3个月。就在12月5日,他的母亲还因脑溢血住院。
  板庙村有1700多人,但现在常住人口连一半都不到,这让朱耀刚的生意很不乐观。尽管如此,他每天还要想着法子跟别人说好话缓些日子还债。潘中福所在的熊河村有近1200人,常住人口最多只有500人。而新农合医疗保险只在乡镇级卫生院以上才能报销,村民们一般都到乡镇以上的卫生院看病。
  病人流失,正在威胁着村医们的生存。潘中福也不想做村医了,“虽然这两年物价涨得厉害,谁给我25万元,我就按当时的成本把诊所给他。”当时如果谁不盖别墅卫生室,谁就不能做医生了。但潘中福做了20多年的医生,“不做医生,我还能做什么?”虽然卫生室建好后改善了就医的硬件条件,但村医们一次性投入十数万,他们不得不倾其所有甚至举债。村里人建房请小工一天也要60元,但黄勇有时连20元都赚不到。
  投资20多万元建别墅卫生室做村医,风险很大。村医们表示,万一发生一次医疗事故,就得用赚一辈子的钱来赔偿。但村医就是给村民们就医带来便利,让他们出门就能看病。黄勇担心一旦村里没有医生了,农村的穷人将会看病更难、更贵。
  离板庙村几里路远的枫店村,村医黄世伟夫妇在今年3月份就外出打工了。黄世伟夫妻都是医生,其父黄遵信是老村医。他们外出后,其父亲黄遵信留家坐诊。他们建的别墅卫生室,也就基本空置在马路边上了。这种情况远不止枫店村,尽管信阳市卫生局称99%以上的卫生室都已投入使用。在潘中福看来,“卫生室建了不用,就是没发挥其作用,就是劳民伤财。而村医们因此欠下巨债,则严重影响了村医的积极性。”
  朱耀刚认为他被整苦了,“俺们就是政府的试验品,这就是一个形象工程。”他担心一旦村医积极性因此受影响,将会导致信阳市基层医疗、防疫等工作瘫痪。自己养活不了自己,那就只能不干了。朱耀刚现在考虑最多的是做村医也要生存下去,但他的欠债让他信心全无。


来源:时代周报

本博责编:吴禾旺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